食光机

大家好这是我女儿和我老公ヽ(爱´∀‘爱)ノ(迷之情头)

我画的娜塔貌似永远没有高光的样子啊

【脑洞】百年孤寂

  拉郎配√
许多天后,我才再次见到亚瑟。

  在和他初遇后那段时间,黑猫都以一种意味深长或带嘲讽的眼神看着我,想看穿我一样,让我浑身不舒服,忍不了时就揪起它扔到窗外。

  事后黑猫恶魔会换一副皮囊,还是那种神情,但我非常解气。我很疑惑,在这栋大房子里单独生活了不知多少年,杀了多少人,从没害怕过,然而亚瑟是个例外,未曾伤害我,在他面前我却如一只蝼蚁,瑟瑟发抖着。
 
  所以当他再次敲响洋馆的门时,我犹豫了很久,生怕开了门我的人生就完了。尽管我十分想弄清楚亚瑟究竟是什么人,是鬼是神,我也还是担心着。
  “艾莲小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  “请叫我艾莲吧。”
  “?”
  我摇摇头。我讨厌这样的敬称,生硬古板。亚瑟这样称呼我,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,冷漠且疏离,让我深感不安。
  “直接叫艾莲...比较亲切。”
  “好的...艾莲。”
  以后 ,在亚瑟工作结束后,我们就聚在一起喝茶。能想象我顶着多巨大的压力么,看得出来,亚瑟已经开始怀疑我了,说不定还会暗中观察着我。如果被成群结队的人类拖出这座房子,皮肉溃烂,长满红渍,龟裂的双手死死抓住门框或泥土...我不寒而栗。
  我得提防亚瑟。我已经经历过这样的事,哪天他再次把我告发于世,天知道这房子挡得住多少人类。
  “艾莲为什么不看着我?”他看似天真地问。“能每天和艾莲见面,一起喝红茶,不觉得很令人愉快么?”
  “......”
  “亚瑟,我有一个问题,一直想问问你。”
  “你,到底,是谁?”
  “艾莲是什么意思?”
  暗中篡紧拳头。
  “亚瑟不是猎人吧?无论从衣着,还是言行,根本都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猎人。...还有,”
  他探过头,饶有兴趣地看着我。
“还有?”
  “你让我很不安。”
 
——终于说出来了。
我早已意识到,不能“捕食”眼前这个人。

【脑洞】百年孤寂(二)

  拉郎配,渣文笔,cp亚瑟x艾莲(*'▽'*)♪

  两人相对而坐。

  我们一起共进下午茶,从谈话中了解到,他是本地人,为打猎迷路于这片森林,“碰巧”走到了洋馆。我悄悄打量男人的穿着,朴素却整洁,倒不像寻常人家。他如此年轻,是未经世事的新手猎人也说不定。
  不知是不是因为受到感染,我没急着杀他,也觉得和他聊天很有趣。
  有多久没这样平静的和他人相处了。

  男人接过茶杯,手指擦过杯沿,覆着细纹,并不完美,但修长无比。我的眼睛追随他的每一个动作。惊叹于区区猎人竟优雅至此,也许是怜悯之心作怪,脑子里盘算着如何得悄悄杀掉他。

  “艾莲小姐,你和父母住一起吗?”
  “不,我...”再次被提起这样的问题,何曾几时,有个男孩也这样问我。“我是为了养病才搬来的,真是好久之前的事呢。”
“啊,这样。”

  “听说,这片森林经常有人失踪。”

  空气突然凝固。
  心弦绷紧,仿佛要被揭穿了一样,我匆忙解释:“那是因为,森林深处有很多吃人的野兽呀,你看,我也不敢出门啊,万一遇到野兽怎么办。”他凝望我的双眼,就像要掐断我的呼吸,这样死死盯着我,却依然保持着绅士风度。
  “森林里只有这一家,艾莲小姐,你是否知道些什么吗?”他严肃地对我说,祖母绿色的眼睛倒映出我困惑的脸,瞳孔中甚至流露出杀气。

  我以险些跑调的音调继续说:“先生,你为什么要问这些?对于这些逝去之人,我也同样感到心痛。” 他看着我,突然笑了“艾莲小姐真是可爱。”
  我的脸居然在发烫。
  “天色已晚,我不在打扰小姐了,请你把刚刚那些话忘了吧。”起身,“早日康复。”
“差点忘了,我叫亚瑟。”
我压抑住房子想要吞食亚瑟的冲动,愣愣地望着他离开的门口。对了,就是这种感觉,焦虑,紧张,不安。自从成为魔女的那刻起便不在拥有的,
“人类的情感”

  优雅绅士散发的压力覆盖我全身,让我喘不过气来,明知没有人能杀掉我,可我偏偏面对亚瑟时软弱无力。

  亚瑟他,究竟是谁?






深圳九漫√
来晚了等身抱枕就卖光了\(´O‘)/这次买周边可是花了血本(=;ェ;=)

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

为塞舌尔小公主献上迟到的生日祝福(/≧▽≦/)

谢谢关注我的小伙伴们(/≧▽≦/)